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窗子.网易

和你在一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上帝关上了门,又在别处开了窗

网易考拉推荐

我和爸爸妈妈(作者:施劲)  

2017-10-03 14:01:3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我和爸爸妈妈——施鸿鄂、朱逢博 作者:施劲

   我生长在一个充满音乐和歌唱的家庭里,别人常常赞美我是一个幸福的孩子。今年我已经十六岁了,回顾一下我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生活,我就不知道这种“幸福”是否值得别的孩子们羡慕了。 
    我最早的记忆是从爸爸带我去“五七”干校开始的。我成天跟着在农村下发劳动的叔叔阿姨们在一起,象野马似的在荒地上奔跑,不知道危险,因此不时听到大人们的惊呼:“施鸿鄂嗳!你的儿子又跑到河边去了!”至今,这句吓人的叫声还随着我儿的回忆在耳边回响呢!那时,还有的就是对黑暗的恐惧。我爸爸经常把我哄着了就去开会学习了,当我一觉醒来,黑漆漆的工棚宿舍里只有我一人,我害怕极了,拼命地大哭。但常常嗓子都哭哑了,也没人来理我。可是有一天,我的哭声居然唤来了舞蹈对的年轻叔叔们。他们问我哭什么?我说:“我要我的爸爸。”一个楞头楞脑的小伙子为了逗逗我,就装得一本正经地教训我:“哭!哭什么?!要什么‘我的爸爸’?!你的爸爸不是你一个人的爸爸,是我们大家的爸爸。”大家听了都哄堂大笑。我也不再害怕了。后来,我爸爸见了他就开玩笑地叫他“儿子”。这也是我在那个年代里一段有着喜剧色彩的生活插曲吧! 
    我只记得小时侯妈妈是很难见到的。我长期住在妈妈的干妈,也就是我的“恩奶”的家中。几个阿姨把我当成宝贝一样地疼爱着,以至我竟弄不清“妈妈”和我有着什么关系。她常常在外地演出,匆匆来了,又匆匆去了。我把她当客人那样观察着、分析着:她是那么美!那么热情活跃!她从来没有教我唱过一首歌曲,但她那生动的语言和爽朗的笑声总把一屋子的人吸引在她周围。我说不出地爱她。有一次她牙痛去医院,说要带我一块去。我走到街上竟按捺不住自己,激动地对我说:“妈妈,你真美丽!你象公主一样!” 
    我小时侯是这么笨啊!我怎么也搞不明白妈妈对我讲的那些神奇的“故事”:什么我是在妈妈肚子里长大的罗!后来医生又怎么用刀打开肚皮把我开了出来,妈妈为了我痛得差点死掉罗!我是妈妈身上一块肉变的罗!......。我是爱妈妈的。我崇拜她,也惧怕她。她对我来说是太遥远,又太灿烂了。当我从幼儿园得知“白毛女”是妈妈唱的时候,我激动得奔回家去问妈妈:“北风吹是妈妈唱的吗?”听到妈妈说“是的”时,我浑身都哆嗦了起来,连话都说不清了。我想,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样的一位妈妈呢?也许正因为她是灿烂的缘故,所以对我才是遥远的我时常羡慕别的孩子有爸爸妈妈陪着去上学,陪着做功课,陪着逛公园......。我虽然是象妈妈再三解释说明的“是她身上的一块肉”,但却很少享受人们常说的“天伦之乐”。当我略晓事体的时候,妈妈就教育我:“妈妈为了献身于艺术事业,必须作出各种牺牲。”我不懂为什么得作出牺牲,但我却深深体会到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“牺牲者”。为了想能够和别的孩子一样跟随爸吗去公园,我坚持不懈地提出要求。终于有一天妈妈答应了,我高兴得晚上睡不着觉。第二天妈妈爸爸和我到了人民公园大门口,妈妈给了我两毛钱,嘱咐我一个人到公园里去跑跑,渴了买根棒冰吃,三点钟到公园大门的铁门里面站着,她会来接我的,还教我别忘了找大人问问钟点......。我一个人孤独地向公园里走去,买了一根棒冰,把眼泪和冰水一起向肚里吞下去。我能说什么呢?妈妈陪着爸爸在公园对面的“培罗蒙”做演出服!为了这伤心的公园之游,妈妈觉得对不住我,说在有空时,一定找个日子陪我去长风公圆乘小汽船。这一天也真来了,我们浩浩荡荡去了一群人。到了公园买船票,我和别人乘上一条小船,而妈妈呢?她去拍封面照片了!从那以后,我终于明白了:我的妈妈爸爸不是属于我的,他们是属于大家的!他们把歌、把快乐、把美的享受带给了别人,而她们自己的生活却是那么艰辛。  
      人家说妈妈是个强者,而我何止一次看到她不公平的压力和打击下流泪!人家说唱歌最容易了,张张嘴就行了。而我经常半夜醒来,还见她伏在桌子上工作的身影。如今,我已经长成一个懂事的少年了。我不再叹息自己没有别人那样的父母,同时我也明白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孩子,应该学会自己怎样独立地生活,怎样去支持父母的事业。我虽依然尝受着孤独与冷清的滋味,但我自豪的是,在孤寂之中我愈发体会到爸爸妈妈对艺术那种一丝不苟、兢兢业业的事业心和正派坦荡的胸襟。这些美德,如同一片金丝与阳光编织的金网笼罩着我的家庭,温暖着我的心。每当深夜我一个人在睡梦中接到爸爸妈妈打来的长途电话时,我激动得总想哭。妈妈会在电话中安慰我:再坚持两天妈妈就回来了!我也忍着眼泪问她:“你们演出成功吗?” 
 经常有人奇怪地问我:“你的爸爸妈妈都是著名歌唱家,为什么你不继承他们的事业而去学雕刻呢?”  
     其实,爸爸妈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给我请了钢琴教师,想为我在音乐领域里的发展打下基础。可是我并不喜欢这个庞然大物,记得那时侯我成天哭哭啼啼的坐在琴凳上活受罪,我觉得世界上再没比钢琴更可憎的东西了。我就在爸爸的怒吼声和自己哇哇哭的二重唱中,弹完了“拜厄”、“五九九”、“八四九”等练习曲。最后在我读小学一年级时,妈妈由北京回来啦,我向她献上一曲贝多芬的《献给爱丽思》,妈妈感动得眼泪直流。但从此之后,我再也没正规学琴了。学校中的功课成为我不练琴的挡箭牌,钢琴也就真正“献给爱丽思”了。爸爸、妈妈眼看我不是一块学琴的料,就又寄希望于教我唱歌。可是我天生患有羞涩病,按大人们的话就是“不出趟”。每当有客人的孩子在我们家表演歌唱,大家也欢迎我唱一首时,我就会吓得心里“砰砰”直跳,好好一个嗓子就没有勇气表现一番。我常常在想,也许是妈妈和爸爸的音乐细胞太丰富的缘故,按数学中“负负得正”的理论,传到我身上就没有了音乐的任何才能!幸好艺术的领域是那样的宽广,我把自己所有飞驰的思想全画在课本上。妈妈说,不用问我学到哪一课,只要看看我的“插画”画到哪一页就知道了。另外,我从小喜欢用橡皮泥捏小马,有一次在公共汽车上还有人问我,小马是在哪儿买的呢!所以,我的恩奶就预言我将来长大说不定是个雕塑家。说来也巧,正当爸吗突然又关心起我的前途的时候,妈妈单位乐队指挥的夫人给我介绍到张开先教授门下当学生。原因是指挥夫人发现我的“连环画”居然把钢琴谱也画满了!这样浓厚的`美术兴趣实在不能不给予重视了。如今,我每每见到一些和我差不多岁数的孩子们,在妈妈的教导下出了名,而且还能赚不少的钞票,可我并不羡慕。我不想靠父母的名气去沾得成名的机会,我更不愿当那昙花一现似的人物。我暗自对自己说:我要默默地摩拳擦掌;我干的是最脏最累的活,学的是最难最长久的艺。我不爱爸爸妈妈的职业,也许是在我幼年的时候从来没有享受到他们的工作留给我的快乐。妈妈为了艺术探索,每遭打击时,在家中默默咽下多多少少的眼泪、观众是看不见的;爸爸那么大年纪,自己骑着车去开“独唱音乐会”。大热天里累得一到家连床都爬不上就躺在地板的席子上,让我拿着单位发的两毛钱夜餐费去给他买阳春面。我常想,如果有一天,他们不能再唱了,人们将会怎样对待他俩呢?妈妈那个甜美的“白毛女”会如梦一般地萦绕在人们的记忆里吗?爸爸那令人催泪的“松花江上”会变成老一代人回味的历史吗?人们常常会用舞台上花花绿绿的彩光去美化艺术家的生活,更会给他们的生活蒙上一层神秘的色调。现在,我用一个孩子的身份给你们撩开了纱幕的一角;我看到的是在鲜花、掌声与欢笑的背后,我和爸爸、妈妈所尝到的辛劳、挫折和痛苦的滋味。 


我和爸爸妈妈(作者:施劲) - 窗子 - 窗子.网易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7)| 评论(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